<li id="q7d7h"><acronym id="q7d7h"></acronym></li>
      
      
    1. <tbody id="q7d7h"></tbody>
      <th id="q7d7h"></th>

      2018-10-21

      VOCs治理壓力傳導企業 從“亂”到“精”初成型

      成因復雜,來源廣泛,并且具有復合型特征,是霧霾重要的前體物之一,VOCs治理被提名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對象,近年來受到了高度關注。這需要制定更精準詳細的VOCs防治計劃,也需要企業積極配合減排轉型。同時,優勝劣汰下的激烈競爭有望更快推動新產業格局的成型。

       

      除了PM2.5,相信人們對于VOCs這個名詞也是不會陌生的。在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里,VOCs治理是被重點提及的領域,主要還是因為這種廢氣來源廣泛,成分復雜,一不好預防,二不好治理,是大氣污染防治課題中的高等級難題。

       

      霧霾機理性問題還在研究中,VOCs成因和防治措施緊接著成為下一個攻關對象。業內專家指出,VOCs有復合型特征,是霧霾的重要前體物之一,VOCs污染也具有點多面廣的典型特點,要從各方面進行合圍,尤其是源頭減量。

       

      “十三五”規劃提出,到2020年,全國VOCs排放總量下降10%以上。在中央環保督查以及各個專項督查的反饋結果中,VOCs污染也是比較棘手的問題,獲得了高度關注。如今,政策加碼形勢顯著,國家和地方對VOCs的監管收緊,工業轉型在即,規劃節點臨近,整個VOCs治理市場需求都在加速釋放。

       

      不少人認為,在后“大氣十條”時代,VOCs治理已經被提前鎖定,成為精細化管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關注的焦點自然更傾向于工業VOCs污染源,治氣壓力升級,層層傳導到各大企業,尤其是重工企業。

       

      按照現在環境監測網絡構建形勢以及覆蓋范圍擴張形勢來看,VOCs排放檢測有了更直觀的數據和行動依憑。動靜結合的方式讓VOCs監測從源頭倒逼企業清潔生產,督促廢氣達標排放,顯然也是在給工業減排加壓。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研究員寧淼曾表示,VOCs控制要著眼于優化產業結構、源頭控制、深度治理、大力培養綠色環保產業。這也表達了對企業的要求,即創新生產工藝、升級治污設備,有計劃地實現高標準、高質量發展。

       

      就像中國石油,將VOCs治理視為重點環保項目,中石油大慶煉化公司日前才傳出消息,自6月下旬開始的VOCs項目已經完成了16座儲罐的改造,17座儲罐正在進行清罐及浮盤安裝,設置油氣回收裝置。

       

      加入VOCs預防和治理行列是必然選擇,而在這種剛性要求下,工業生產對VOCs治理設備和系統,以及一系列相關服務的需求會大幅刺激環保企業更積極搶占市場份額。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并購熱潮的來臨,早在2015年就已經初見端倪,近年來也有愈演愈烈趨勢。

       

      先河環保同年相繼收購了美國Sunset和久環環境半數以上股份;雪迪龍搶先對因果Kore、科迪威以及比利時ORTHODYNE出手;維爾利瞄向了都樂制冷和漢風科技;天瑞儀器也在2017年的時候收購了主營VOCs在線監測的磐合科儀55.42%的股權。

       

      爆發,匹配,競爭,兼并,重組,然后形成一個全新的產業格局,這是市場自我升華的過程,任何一個行業都無法避免。而對于VOCs治理來說,政策導向會推動這一進程,幫助產業更快走向規范可持續發展,也意味著VOCs治理同樣是廢氣精細治理各個擊破的點之一。

       

      遵循什么樣的標準,走哪條工藝路線,成本幾何,處理模式怎樣,在藍天保衛戰大背景下和VOCs治理“小目標”下都將變得更加清晰可證。經歷從無到有,從“亂”到“精”,VOCs管控到“十三五”末期將再上一個臺階。